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的眼神

 耳邊響起一首老歌,歌詞描繪的大概是戀愛中男女之間的眼神交流,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我想不僅僅局限於人類吧,或許動物與人之間也存在這種微妙的感覺。
  
  幾年前讀到一篇外國小說,作家和書名已經忘記但基本情節還有印象。一對親親熱熱的夫妻,約了一位朋友到山間去狩獵,一路上丈夫哼著曲子在開車妻子和朋友坐在後座。但突然丈夫的歌聲戛然而止,因為他在反光鏡中瞥見妻子的手和朋友的手悄悄的握在一起。丈夫眩暈了,車子開得搖晃不定,恨不得出一次車禍三人同歸於燼。好不容易到了野營地,丈夫一聲不吭的騎上一匹馬獨個去狩獵了,他發瘋般地縱馬狂奔滿心都是對妻子和朋友的痛恨。他發現了一頭鹿覺得那就是讓他排遣痛恨的對象,便握疆狠追,一再舉搶瞄準,那頭鹿當然拼命逃跑,不知道追了多遠,跑了多久,只知道耳邊生風群山急退直到暮色蒼茫。突然那頭鹿停步了站在一處向他回過頭來,他非常驚訝抬頭一看,這兒竟是山地的盡頭前面是深不可測的懸崖。鹿的目光清澈而美麗,無奈而淒涼。他木然地放下獵槍頹然回韁早已認不得回去的路,只能讓馬馱著一步步往前走。仍然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隱隱聽到遠處一個女人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走近前去在朦朧月光下妻子臉色蒼白她的目光清澈而美麗,無奈而淒涼。
  
  我約略記得這篇小說在寫法上最讓人注目的是心理動態和賓士動態的漂亮融合,但對我來說,揮之不去的是那頭鹿面臨絕境時猛然回首的眼神。
  
  這種眼神對全人類都有種震撼力,我想如果是國內的作家寫到這一定會把鹿神化成一位少女之後與獵人上演一段曲折的愛情故事,我不太喜歡這樣的故事結構,不真實的幻想不會深刻,相反留給讀者一個微妙的眼神,更能啟發讀者的思考。
  
  今天是七夕想到的不是牛郎織女的約會而是為他們搭橋的喜鵲。或許他們與主人公之間也有眼神的交流,想必多半是感謝吧。
  
  但這兩種眼神有所不同,一個是發生在前面已經完全沒有路可走的地方,生命被逼到了最後的邊界,一個是被感動所使,心甘情願的搭橋行善。無論哪種都變得深刻。
  
  眼神的確是很微妙的東西,它有時會讓你覺得語言很蒼白。
  
  這首老歌不禁又讓我單曲迴圈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