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重新,彈一場憂傷

轉身,一縷冷香遠,逝雪深,笑意淺。來世你渡我,可願?---題記
  
  殘陽,你還好嗎?我想你了,你呢,偶爾會想起我嗎?
  
  從開學到現在,我們從未聊過,哪怕只是一個字,一個表情,也曾未有過。沐雪每天如一日地,剛出校門,就打開手機,然後滿懷欣喜地等待著,可是寄託的希望越多,失望就越多。
  
  沐雪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小女生,一個迷失在人群裏,卻不願被找回的小女生,一個被路人踩了一腳,也不願說聲對不起的小女生。或許,這就是她的命吧,從小到大,她已經學會了認命,學會了妥協,不再反抗,因為結果都是一樣的,註定慘敗。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她永遠是一個懦弱者。
  
  殘陽,有的事情我從來都沒有跟你說起,所以你也不知道。或許你能夠感覺到那麼一點點,但我始終沒有勇氣告訴你“ILoveU"。也許這對於其他人來說,只是一件小case,可是我不行我真的做不到。記得老師對我講過,在你做任何決定之前,一定要考慮後果,要學會自己承擔一切。所以,這一刻,沐雪選擇了沉默。
  
  每晚,沐雪總是不停地翻看以前的短信,一言一句,幾乎可以倒背如流。可是,記憶越深刻,心也越是疼痛。不是有人說過,人的遺忘曲線會很直線下降嗎?可是為什麼,對於他的記憶一點也不適用。我好無助、
  
  殘陽,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坦白這份感情,所以,我選擇了用這樣的方式。我知道,也許你永遠都不會曉得,在你的背後,有這樣一個人,在默默地關注你。可是,我多麼希望你能夠看到這一切,但似乎這已成了一種奢望。
  
  殘陽,還記得你曾經問過我,問我要考那所大學,那一刻,我欣喜若狂。但我知道你的成績是我遠不能所及的,要跟你進同一所大學,也許機會很渺茫,但我不怕,為了你,一切都值得。
  
  殘陽,這一個多月來,我或多或少的,也從恬兒那兒知道些什麼。當恬兒在你面前無意間提起我時,你愣住了、那一刻,我好心酸。原來我在你的記憶裏,竟是這般的卑微。
  
  可最後,你對恬兒說,你很詫異她會認識你身邊的人。“你身邊的人”?這究竟意味著什麼?沐雪開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該如何是好?
  
  沐雪承認,自己軟弱,但自己一直都喜歡殘陽啊,可是殘陽呢?會喜歡她嗎?沐雪不想知道答案,因為她怕,怕殘陽給自己不想要的答案,怕失去這樣一個知心的朋友。
  
  一天已經過去了,沐雪就這樣靜靜地坐在電腦前,等了一個下午,電話偶爾會響起,短信也一條接一條,可是,始終看不到你的消息,等到的只有落寞與孤寂。每次,我掏出手機,拿了又放下,放了又拿起,來來回回,不知多少次。
  
  究竟從何開始,沐雪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等待,也習慣了這樣的絕望、
  
  殘陽,我們之間,是不是註定是一場沒有結局的腐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