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有釣就有趣

  以前一直討厭白條,但觀點在改變。

  前年國慶前後,我和同事到上沙江水庫釣魚。天高氣爽,水面波光粼粼,這時水庫的水已經落下去了,用不著去上游,我們就在大壩過去200米處釣。這天鯽魚很好釣,釣餌只要能沉到底,用不著多等,一條2兩的土鯽飛的上岸。但可恨的白條,它們成堆的瘋狂的掠食。我們用蚯蚓作釣餌,正對它們的胃口,好在我們那時剛迷上釣魚,用的墜子很重,也就有過半次數的餌能逃脫白條的追擊而落到水底。到下午兩三點,我就釣了六七十條鯽魚。

  離我不遠有一個從邵陽來釣魚的中年人,他用一整塊糠餅打窩子,一根長杆竿,一根短竿,長竿釣鯉魚,短竿釣白條。他大魚沒釣著,白條卻釣了不少。我當時心裏很得意,對他說:“怎麼不釣鯽魚?盡釣些白條幹什麼?”哪想到他回答到:“鯽魚,不好吃,刺多,我下酒就要用白條,烘乾,油炸的噴香!”其神態是對鯽魚不屑一顧了,邊說還真把剛釣到的一條一兩的鯽魚順手丟到水裏。坐一百多裏車,輾轉到此來釣白條,不禁使我也嚮往油炸白條的香味了。此後,我常把這段經歷講給別人聽,別人有時也附和一句“油炸的白條肯定好吃”。

  今年三月份,蒸水河的魚還好釣,清一色的大鯽。四月底五月初,河裏的魚漸漸不好釣了(原因很多),彩石魚鬧鉤厲害,我把釣組調得很靈敏。今天我決定去水庫釣魚。五點多起床,做好準備,坐上摩托車出發了。釣魚的還真多,好些人坐竹排到水庫那邊了。水庫大壩正在維收,還沒有蓄水,兩邊大都是懸崖峭壁,我就在一處高崖下找好釣點。兩米多深的水,不錯,打好窩子,做好準備,開始垂釣。白條,饑腸轆轆的白條,瘋狂的掠食,蚯蚓根本無法到底。幸好我的釣組十分的靈敏,四點五米的手竿也輕,只要浮標出現異常情況一提竿,一白條渾身亂顫的白條就飛上來了。我也試著掛上整條的大蚯蚓釣底,那也只是徒勞。一切順其自然吧,我乾脆每次掛一丁點兒餌,包住鉤尖就行,標一有異相就拉。拉著拉著,也就來了感覺,手法越來越來輕柔,中魚率提高了。有時,餌也落了底,准能釣上一條白鯽魚,可能是在石壁下,鯽魚顯得白。

  不知不覺,太陽落到了樹下,頓時覺得涼爽,一看時間,才三點鐘,慢慢的四周昏暗起來。激情過去,覺得有點疲勞,手腕有點酸。想到回去還有十多公里山路,早早收了竿,一提魚護,好沉。隨著摩托的轟鳴聲,我在崎嶇而陰暗的林中穿行。回到家,魚獲整整一臉盆,除了十幾條鯽魚,清一色的白條,大概有三百條。

  有釣就有趣,隨魚而變吧!

(本文已被流覽 1418 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