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2012,第一天

前夕。買了自己喜歡的食物,並且與身邊的人共同分享;迎接零點,給認識的所有人發了祝福;一個人,熬夜看偶像劇,又悲又喜;寫了一篇關於告別的文章發表,愛情的、友情的、親情的;閉眼在被窩裏思考,未來的、現在的、更多是過去;用手機郵箱給自己發了一封郵件,結束什麼,開始什麼。總之,所有的,只為一個全新的自己。
  正在。早起,洗漱後用溫水認真洗了頭髮,說或許從頭開始;出門,穿上豔麗的紅,輕揚了腳步,說或許天氣晴朗;路上,聽王菲的《迷魂記》,說或許還可期待愛情;駐足,看來往行人,說我們都還是活在幸福平安的世界;草坪,看書又觀察人群,說日子過得小滋潤。總之,這一切,想要的,不想要的,我都接受。
  但是,2012了,終於。終於等到那個需要驗證世界的時刻,真的或者假的,都將赤裸裸地朝我走來。
  相較於2011,捨不得是有的,像拔掉的頭髮裏的一根白,憎惡也含著愛憐。因為2011,據說那個大光棍年裏,我過的生活,總的,還是很快樂的。遇到一堆可愛的人,像曾經某個最幸福的時段。這些人,同我一樣玩、瘋還有奮鬥。因為志同道合,有很多時候讓我忘記那些磨人的困惑,可也有很少時候讓我記恨那些解不開的謎結。但終究,我一直在笑,不停地笑,也哭,只是很少哭了。2011,世界因為大光棍年的親情與友情變得異常燦爛,並且巧不巧照亮了迷暗夜色下走不出巷口的我。於是,慢慢的,我懂得人生,懂得回報人生;於是,慢慢的,我期待未來,期待未來的生命會精彩;於是,慢慢的,我忘記過去,忘記過分的執著;於是,慢慢的,害怕變老,因為心態實在覺得越發波瀾不驚了。
  2012,想好了改掉一些習慣,也同時想好了去做一些新的事情並且將之變為新的習慣。想好的,因而今天是末日年的第一天我便走進了心的新境,開始要有追求有責任有愛。沒想好的,在末日年的最後一天裏我就只好沉默。人總還是生活在當下的。
  在我面前的這條小道上,那個女生來來回回跑了不下十圈了,快速的、大力踏著步抽搭著喘氣,不去看她的臉也知道她在哭;在我左側那棵樹下,那個紅衣女生讀書很大聲,可是已經一個早上了,她的聲音依然很響亮,不問為什麼,那或許是天賜的嗓子;在我背後不遠的草地上,一對情侶喃喃低語,幸福似乎就是全然忘我的模樣。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他們或許在看我,而我也真在看著他們。人對於自己以外的人總是存有一定的好奇心的。這也就是我當下的生活,或許你的也一樣。生活,它給你什麼,你必須去面對的,哭著或者笑著,積極的或者頹唐的,幸福式或者痛苦狀,由它決定而由你承受和表演。
  2012了,距離瑪雅預言的日期很近很近了。誰會因此而惶恐不安呢?大概都只是表面的慌張吧,科學一代的我們已經相信了科學的解釋。那麼,關於末日,在人們心中其實不過一個鬧劇。大家以此為談資、笑料,然後鬧哄哄的繼續過著日子。大多數人的心理,2012、末日,這些名詞相對於期末考、回家,它們的緊張慌亂或者亢奮程度是遠遠不及後者的零星半點。我也一樣,坦然等待末日的虛假驗證。也許比別人多一點的對末日期待的情感,因這有個曾經,那個曾經裏有關於2012的幻想。現在是完全沒有了期望,於是,是有一點遺憾的。只是,世界上,到底誰也不能陪著誰一直到老的。
  2012的第一天,你看,平穩的我的生活。相信,在12月22日之前的每一天,日子裏的我也是這麼平穩的活著,不會有驚天動地。這麼樣,也就足夠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