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菊殤


  又是一個起風的日子,她一個人獨坐窗前。窗外,柳絲款款,疲憊地搖曳著哀怨的身影。一如這季節,雖已註定衰老,卻依然擺出妖嬈的姿態,拼命抓住時間的衣襟不肯放手,一如這滿地的黃花,可曾有人管?
  她輕上閣樓,推開窗。撲面而來的風,讓她微微顫抖,窗臺上的花隨著風,茫然的搖晃著細弱的身子,不知道哪里才是避風的港彎。
  遠處,天邊一彎殘月在風裏飄搖,慘慘澹淡、蒼蒼白白。她輕撫著冰冷的臉,只怕比這月光還要慘澹還要蒼白吧?這樣的夜,不知道他可曾想到過她,可曾對她還有一絲牽掛?冰冷的淚從眼底匯入心湖,泛不起一絲漣漪……
  二
  又是一個飄雨的日子,他一個人獨坐窗前。窗外,雨水輕輕敲打著窗櫺,似乎有無盡的心事無從訴說。窗前,那一叢菊花,是他的最愛。只是那本就柔弱的花,經了這淒冷的雨,怕是已殘了八九吧?推開窗,滿地的落花讓人心疼。雨絲隨著風勢飄進來,撲打著他的臉龐,一片冰涼喚醒了他已近麻木的神經,思念卻如野草瘋長。
  想給遠方的她寫封信,拿起筆,卻又不知從何說起。想問問她過得可好?可她那麼癡迷地愛著他,少了他的陪伴,她又怎麼能好?想對她說,自己過得很好,只是沒有她的日子,夜夜都是煎熬。想跟她說聲“抱歉”,當年的他,拋下了給她的諾言,留下的傷痛,豈會因一聲“抱歉”而抹平?
  風夾著雨猛地吹進來,打濕了滿紙的相思,吹散了一地的惆悵。一滴可能叫做淚的東西從眼角流出,和著雨水,被慢慢風乾……
  三
  天色漸漸變暗,風愈來愈猛地吹著。這滿園的菊花早就失去了日間的繁華,那滿地的淩亂隨風飄散,讓人不忍看。這就是菊花的宿命吧?任你青春的容顏如何嬌豔,也無法阻止命裏註定飄雪的冬天。
  她一個人獨自在閣樓上,任憑風吹,任由黑暗一點一點在身邊蔓延。遠處的江面上氤氳著白色的煙。船兒從眼前流過,如一片無根的葉,在水裏打著旋,隨時有被淹沒的危險。她多想搭一葉扁舟,順流而下,去找尋遠方的他,去追逐她心中的岸。只是,這風雨飄搖的季節啊,打落了多少花瓣,拆散了多少愛戀,模糊了多少諾言……
  四
  天色越來越暗,雨也越下越大了。回想當年,他和她在菊前許下了永不分離的諾言,幸福近得觸手可及。怎奈,世事難料,遇上這兵荒馬亂的年月,愛情變成了奢侈品,諾言被現實無情地翻轉。失去了家園的他和她又怎能倖免?
  那夜,他獨自踏上保衛家園的征途。懷揣著一朵菊花和滿腔的惦念,留給她一封訣別的信和滿心的思念。他知道他和她這一別可能就是永遠,他也知道她不會怪他,但他的心卻還是不安,他欠她的只怕下輩子也償還不完。
  今夜,難得清閒,將家國的恩怨暫放一邊,打撈起心底那沉沒已久的思念。菊花依舊美麗,只是風乾了的色彩,再也找不回原本的新鮮。這瘋狂的雨呀,何時才會停歇,征戰的路啊,幾時才能走完……
  五
  天已微亮,又是一夜無眠,風已漸停。她步下閣樓,踏著散亂在石板路上的花瓣,來到那一叢菊前。經了這一夜的風吹,花已殘了大半,看著這滿地的凋零,不免一聲長歎。遠方的人啊,凋零是菊花的宿命,正如我們的分離是世道的捉弄。我雖然無力與命運抗爭,但我會一直在這裏等你,等你在某個種菊的季節!
  天已微亮,又是一夜無眠。出征的的號角,折斷了他思緒的弦。征戰的路上,泥濘不堪。遠方的人啊,請原諒我的背叛,失去了家園的菊花開不出燦爛。我已將那朵菊深埋在心底,這一身的戎裝再冷再硬,也無法改變她的柔軟。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凱旋的那一天,我們相遇在那個種菊的地點!
返回列表